东哥在俄罗斯:莫斯科臭名昭著的光头党(一)

0 Comments

  没来俄罗斯时,在媒体上看到很多描述,深刻在印象里,俄罗斯有很多针对中国人的攻击行为,有些心狠手毒的光头党人,简直就是中国人的对头。

  来俄罗斯后,起码我是没有亲眼看到一起攻击或斗殴的事件,在布市这样的小地方,也没有什么光头党存在。

  在华人圈里或论坛及一些自媒体的描述里,光头党还是存在的,在莫斯科不时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  说到光头党,脑海里就浮现斯芬克斯猫的样子。嗯,图片是我们从俄罗斯带回国的斯芬克斯猫。

  饼干是只健壮的公猫,大概三岁。因为猫太多,家里的活动空间少,他们很多时候要分别关在笼子里,因为太多了不好照顾,把饼干养的越来越瘦了。

  俄罗斯的男孩子人高马大更强壮一些,平常一二个男孩走路时像过街老鼠,猥琐自卑,一聚堆儿就不知道多狂妄了。那是不是见了外国人就打?见了中国人就揍?

  想想就知道,这些人只会欺负弱势的,地位低微的,就像国内些熊孩子,一见智力低下、智障儿就不由分说上去一脚,受气了出门就找更小的、看起来家境不好的苦逼孩子一顿鲍克斯,欺负农民工、小贩。

  这些人就像国内有些人,随地吐口痰,如果环卫工人来罚款,那就像爹是李刚一样张狂不可一世。如果是城管或者警察罚款,立马就孙子一样。

  当然,如果某些日子像俄罗斯的民族日或者什么日子我记不住了,赶上世界杯输了球什么的,这些人聚集多了,再统一喊上口号,就觉得不可一世了,见谁打谁,不光是中国人。

  特殊日子的这一天,或有俄罗斯队参加的重要比赛日,莫斯科的警察也会如临大敌,在各个广场和地铁站增加警备,看到聚集的人会驱散,有些有不良记录的会登记带走。

  小流氓们在这样的日子聚起堆来,那就像足球流氓一样,见了穿客场球衣的就发疯追打,如果遇到了那也没招。

  如果每次去客场看球都被主场流氓揍一顿,就要反思下自己的问题了,并不是每个客场球迷都挨过揍。

  好多年前,我去法国,在巴黎一些街口也站着一些黑人孩子,穿着各色时尚运动衣,大声说笑,动作幅度很大,会评论过往的人,对着外国女人吹口哨,对着路过的外国人大喊。

  如果你停下和他们对视,就会有过来搭讪、挑衅的;你走开,他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,有的会对着你背后大声的叫唤。

  我想他们心里也会先端量能不能搞定你,如果能搞定你,也不必开车呼啸着吓唬你了。

  国内很多工程队揽下国外工程,不会给外国劳工一点机会的,通常都是把作业地围起来,连做饭的都是从国内带过来,这些同胞整个工作和在国内一样,而一旦上了街在外国人看来就像是智障儿,如果上街遇到那些熊孩子,就更容易受到攻击。那些出门或在地铁上,穿着不合体,说话大声,不讲卫生,不讲公共道德的人,谁见了也会生厌,普通人不会多管闲事,那些流氓们可能就会精虫上头,晕头樟脑的当起英雄。

  这些崇尚暴力和民族主义者的,大都来自破碎家庭,缺少家庭温暖,缺少良好的教育和习惯,自卑,自控力差,平日里受欺负和歧视,遇到可以欺负的弱小就会失去理智。

  前些年,揍中国人还有个好处就是不会受到处罚,中国人不愿指控和作证,也让这些熊孩子一次次的觉得打了中国人没事,而且,应对这样的事情,能帮你交涉和维权的权威部门和媒体来一个更弱智的方法,让大家尽量不出门,怕鬼才会鬼上门。这些留着光头的小流氓们也是看人下菜碟,本来他们主要是针对着原苏联其它共和国的外国人,他们会俄语,又不是俄罗斯人,有媒体宣传他们抢了俄罗斯人的饭碗,干了俄罗斯人的工作,这就像京沪驱赶外地人的歪理一样。

  俄罗斯经常宣布的针对外国人的举措,大都是指原加盟共和国那些,没有合法、合理理由,呆在俄罗斯的非法移民,他们很容易生存在俄罗斯。

  有些国家的黑毛就很团结,你让光头党的小流氓打打“黑毛”试试,分分钟引起他们大规模的聚集、对抗。

  越来越多的“黑毛”占据着俄罗斯的主流,因为他们受到更好的教育,在各个岗位上更有竞争力,就像外地人占据着京沪等地的高端主要岗位一样。

  来自中国的一部分人也像那些黑毛一样,在俄罗斯的各行业里游刃有余,她们的代表是参加俄罗斯好声音的杨歌,很多节目里可以看到她作为中国符号和代表,一些热门问题也会有她的态度的镜头。

  光头的小流氓们见了衣着光鲜、阳光朝气的亚洲人,也会心里掂量、畏惧的,不然怎么其它亚洲地区的人这样的传闻就不多呢?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